杏耀娱乐

杏耀娱乐欢迎您!!
当前位置:杏耀娱乐 > 杏耀平台 > 正文

课室一片狼藉

11-15 杏耀平台

「这绝对是真的啊!我爷爷说,因为他懂英文和一点日语,所以日治时期都是由他负责给俘虏分发粮食。这所小学关过七个美国人,都是空军,开飞机来轰炸九龙时被打下来,跳伞着陆被日本人抓了。顶楼的储物室,你们都知道是哪儿吧?爷爷说,那时候日军就是在那里审问美国人,还砍了几个美国人的头呢。」小克说。
「你少乱讲!九龙怎么可能会有美国人来轰炸啊?」佳宜提出疑问。
「就说你不懂!」小克说:「三年零八个月你听过没有?你现在看尖沙咀那半岛酒店,二次大战时,日军都把它扫上了迷彩色呢!美国人当然有来轰炸,历史课都说了好不好?又不用心上课。我爷爷说,那时候除了美国空军,还有从集中营逃出来的英国人,都被抓到这裡杀掉,然后把砍下来的人头挂在后门树上,就是我们每天等校车的位置。」
「不会吧。」卉玲有点疑惑。
「真的啊!听说他们每次砍人时,那里都会出现一滩水。」小克说。
「干吗有水?」佳宜问。
「当然是人头滴下来的血水嘛。」小克说。
「咦……」佳宜恶心。
「你是故意吓大家的,我就去告诉刘老师。」咏诗站起来说。
「对不起,是她们坚持要听,你不想听就不要听好不好?」小克反驳她,咏诗只好生气地又坐了下来。
「不知道那时候校长来了没有?」佳宜问。
虽然敏妮坐在众人旁边,听得清楚他们的对话,但却没搭上半句,视线只是一直茫然地望著旁边一张空桌子。
「校长那时候才几岁啊?怎么可能——」小克刚要说下去时,发现敏妮头上的天花板一角渗水,水滴越来越大,眼看快要滴下来。
卉玲也留意到,连忙把敏妮推开。此时,水滴哒的一声落在敏妮桌面上。敏妮看了看卉玲,然后二人抬头看向天花板。见天花板残留着若有似无的水渍。
「烂教室。」卉玲抱怨:「就像我家的电梯大堂。」
「男厕水声那故事你们要不要听啊?」小克喊起来。
敏妮被这麽一喊,才把视线从别处转回来。
「你在干嘛?」卉玲问敏妮。
「没事。」敏妮说。
「少来吧。」卉玲盯着敏妮追问:「到底是什么?」
敏妮以眼神示意刚才她看着的方向。卉玲顺着看过去,那是阿健的座位,而桌子抽屉里放着一个包了花纸的礼物盒,下面还压着个信封。卉玲恍然大悟。
「你终于――」卉玲兴奋地说。
敏妮示意卉玲襟声,免得被小克及其他人发现。
小息结束的钟声响起,同学们都没精打采地回到课室。
「回来了。」阿健和刚踢完足球的同学一面闹玩着,一面走进课室,卉玲在敏妮耳边低声说。
敏妮紧张起来,迅速用手擦了擦桌上的水渍后,就伏下假装睡觉,眼角却偷看着阿健方向。
阿健看到抽屉裡的礼物,一时不知所措。身旁男生也同时看到了,哗然大叫起来。阿健来不及把礼物藏起,就被旁边的胖子夺去,转身就跑。
「哇!爱的礼物啊!」胖子一面躲着阿健,一面高举礼物大叫。
这样一喊,让全班同学的视线都停在阿健和胖子身上。
阿健拼命想把礼物抢回来,胖子却把礼物抛掷给其他男生,然后一个一个地轮转着。此时,课室从即将上课的寂静,瞬间变成如操场般喧闹,同学们都变得激动起来,唯独呆坐在椅子上的敏妮和卉玲。
在抛掷过程中,包装花纸迅速被撕去。
「哇!好感动啊!」队友高举起一个被拆去包装纸的玻璃瓶。
瓶里全都是折迭的纸星,瓶颈上还系着一张卡片。胖子敏捷地抢过卡片,站到椅子上。阿健想上前,却被两名男生阻挡著。
「让我的手……」胖子开始朗声宣读那张卡片,片刻却换过腔调,唱起谭咏麟《情是永远著迷》的歌词:「托着头……沉默里细心欣赏你……」
「哇!好浪漫呢!」众男生起哄。
阿健使出全身力气撞开那两个挡着的男生,上前把胖子扑倒,飞快地夺回卡片,然后又迅速转向队友,夺回手上的瓶子,却因用力过猛,瓶子摔到地上,玻璃碎片和纸星散落一地。
仿佛像有人**一样,课室顿时变得鸦雀无声。敏妮只懂得怔怔地望着阿健。满脸通红的阿健,稍稍瞄了敏妮一眼就转开,避免跟她有眼神接触。阿健的情绪瞬间从惶恐中转化成愤恨,把那张卡片直接撕成碎片后,掉头就离开课室。
刚巧老师进来,与他擦身而过。
「何祖健……」老师愣了一愣地说。
阿健没停下来,头也不回地继续走。老师回头一看,课室一片狼藉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杏耀娱乐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seambiotic.com/xypt/49.html